小金歌目前已从同济医院出院
2020-08-22 13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昨天下午,记者再次来到事发的汉阳江景园小区,还没进门就听见居民在议论,前天上午,不知是谁,把一支还在燃烧着的香烟从楼上丢下,烫着了楼下路过的行人。

金先生说,小金歌目前已从同济医院出院,一直在家休养,身体机能的各项指标正向好的方向发展。尽管如此,张金歌还是只能换上人工头盖骨,为了更好地康复,他依旧需要接受治疗,并暂时离开心爱的校园。

在小区物业办公室的桌子上,放着32张不同时期的高空抛物警示单,从2009年9月至今年3月13日,物业的工作人员表示,这只是一部分。

昨天,武汉晚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张金歌的舅舅金先生,提起外甥时他依然愧疚难当。“是我没能照顾好他,让他小小的年纪受到如此重伤。”

“多少次孩子问我,什么时候能重返校园,我只能说快了,马上!”金先生说,从孩子受伤到现在,自己家里已花费了数十万元的医药费,对于这样的普通家庭而言,绝对是一笔巨款。

张金歌的事情发生后,难道小区中还有人不吸取教训,继续高空抛物吗?小区物业的一位工作人员给予的答案是,这样的人依然存在。

“张金歌的事情发生后,高空抛物的发生确实有所减少,但并没有杜绝。”物业工作人员说,就在事发后不久,一名环卫工人在事发地进行清扫作业时,一瓶还有不少饮料的大汽水瓶从天而降,直接落在地上发出“嘭”的一响,落点与环卫工相距不足半米。

对于张金歌而言,康复之路还很漫长,回归学校遥遥无期,未来所需要的费用可能更多。“不管情况怎样,我必将全力以赴,让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回到学校,茁壮成长。”金先生说。

“那么张贴警示标语,对高空抛物现象是否起到一定抑制作用呢?”面对记者提问,工作人员无奈地摇了摇头,她说,由于没有执法权,物业只能进行劝说,有时明知道东西是哪一户所扔,他们也只能上前不点名地劝导,“没有证据,为防止他人反感,物业只能如此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aizaian.cn西藏日喀则市蓖僚拿房屋代理有限公司 - www.caizaian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