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委书记、主管县长分别做出重要批示
2020-06-23 14:3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河北省在推行国家危房改造政策伊始,就明确要求各级、各部门一定要放在心上、抓在手上,切实把各项任务完成好。可原是保障农民权益的危房改造项目为何成了危房群众的一块心病?为何国家危房改造政策在滦平县如此走形变味?

刘玉珍的侄子说:“这旧屋从我一出生就有,前墙的泥巴都脱落了,露着里面的砖,屋顶也漏雨,再不修就要倒掉了。你们看到的前墙和窗户在2、3年前刚修过,是我们自己花钱修的,村里也没有给我们补助。”

许多村民都对危房改造存在疑问,既然危房性质已被确定,修缮方式和补助金额也已明确,为什么补助资金却迟迟不到位?随着调查的深入,发现滦平县危房改造过程中弄虚作假、克扣截留资金的现象非常普遍。

猴山村的李德印外出打工,和他住在一起的老父亲李春贵对自家的危房改造颇有疑问?2010年,他家被确定为该村的危房改造户,改造原因为d级危房,改造方式为原址翻建,应得到的补助资金为7000元。

京承铁路在虎什哈镇猴山村穿过,该村一组村民金文元的家紧邻铁路西侧。作为2011年的危房改造户,他的房子被确定为c级危房,需要修缮加固,可以得到国家3000元的补助资金。

像刘玉珍老人这样没有得到改造和补助资金,仍住在危房里的人家,在滦平县还有很多。

快活峪村是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西部的一个行政村,由马架子、冰沟、大栅子、下窝棚和平顶山等几个小自然村组成。在2011年、2012年该村一共有22户被确定为危房改造户,除了2012年有2户为c 级危房需要修缮加固外,其余20户都在2011年被确定为d级危房,需在原址翻建。两年每户分别得到3000元、7000元的国家补助资金。实际上,该村的危房都没有进行改造,至今也没有一户收到补助资金。

快活峪村的马架子自然村地处深山,贫穷落后交通不便,走进该村村民尚明河家中,院内荒草遍地,屋子里满是尘土,他坦言道:“这个房子下雨漏雨,山墙还歪了,凑活着住。2011年我报名参加危房改造,村子里有人过来拍了照片,还交了10元拍照钱,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改成,钱也没有补。”

人民网承德12月7日电 (李岗轩、张有立)12月5日,人民网河北频道以《河北滦平: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被克扣截留》为题,报道了承德市滦平县在危房改造过程中存在弄虚作假、克扣截留资金的现象,引起舆论的关注。滦平县人民政府发来反馈称:并未发现有所反映的“挪用、骗取、克扣截留危房改造补助资金”等问题。然而记者调查采访发现该县在危房改造过程中,截留、克扣项目资金却是普遍现象。

李春贵指着屋顶和后墙漏雨留下的大片痕迹说:“这个房子是以前花了5000多元钱买的,年久失修漏雨严重,住着让人害怕。我家申请危房改造后,村里有人过来拍了照片,但拍完以后就没有了结果,也没有补钱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?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咋回事?”

火斗山乡张家沟门村三叉口自然村刘玉珍老人的家是2010年的危房改造户,改造原因为c级危房,改造方式为修缮加固,应得国家3000元的补助资金。然而,70多岁的刘玉珍至今还居住在破旧不堪的老屋里,房子未被适当修缮,补助资金也没有到位。

金文元今年68岁,房子也有50余年,走进院子就能看到屋脊上铺着三块花花绿绿的塑料布。金文元忧虑道:“我的房子出现了脱瓦,漏雨厉害,再加上年头久了,住起来很不放心。前年报名以后,村里来人给拍了照片,拍了就没了下文,没有修也没有补钱,我们只能自己找了几块塑料布先盖上,比我早一年(申报)的改造户有的也没补呢!”

同村村民尚荣山和尚荣林是兄弟,都在外打工,他们两家都是2011年的d级危房改造户,需要原址翻建并每户补助7000元钱。但是他们的父亲尚明路却说,他们当年每家交了10元照片费,却什么也没有等到,房子没有建,资金没有补。

在记者的再次采访中,每个几乎被采访的项目村子都存在上述弄虚作假、克扣资金的情况。危房有没有被改造,一看便知;当事人是否拿到应得的补助资金,一问便知。这本来是再简单不过、没有争议的事实,可滦平县方面向本网反馈的调查结果却是危房改造项目不存在问题。这样肯定的结论源自何处?

李春贵指着墙上漏雨的痕迹和裂缝说:“真弄不明白这危房改造咋还不改?”李岗轩摄

12月6日,滦平县人民政府发来反馈称:接到贵频道的采访函后,“滦平县委、县政府高度重视,县委书记、主管县长分别做出重要批示,要求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,认真调查核实采访函中所反映的有关情况,同时要规范危改流程,注意公平、公正、公开,搞好监管和监督。即日,我县成立了由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牵头,住建、财政、监察、民政及相关乡镇政府组成的联合调查组,对采访函中所列问题逐一进行全面、细致、客观的调查,经调查核实,并未发现有采访函中所反映的‘挪用、骗取、克扣截留危房改造补助资金’等问题。

图为金文元家,由于没有进行改造,房子一直漏雨,只好在屋脊上铺了三块塑料布。李岗轩摄

其他村民也反映说,该村上报的危房改造户都没有得到改造和补助,而且每家还都为此支付了10元拍照取材费。拍完照后就再没下文?那么,用于该村村民申请危房改造工程的146000元又去向了何处?

在此之前,记者调查了解的情况与该县调查的结果大相径庭。记者发现滦平县涉及危房改造项目的一些村镇,弄虚作假编造数据、截留项目资金等问题依然存在,许多危房项目户的危房仍未得到改造,本应得到补助的项目户并未全额甚至完全没有领取到应有的补助款,这与滦平县政府的调查结论截然相反。

在村民的带领下,记者找到了火斗山乡张家沟门村三叉口自然村的刘玉珍老人的家。在这一座矮房的院内杂草丛生、垃圾遍地,三间房屋门窗残破,仅是最右边一间房的窗户上裹有塑料布。假如不是村民引领,谁也不会想到这里还会有人居住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aizaian.cn西藏日喀则市蓖僚拿房屋代理有限公司 - www.caizaian.cn版权所有